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连城 > 连城概况 > 人文历史
培田“四绝”碑记
作者:曹燮     发布时间:2017-09-11    【字体:

 

整理书房,无意间发现一张遗忘已久的行书条幅,还是原来折叠的宣纸软片,在书柜里躺了整整十年,纸张已经开始泛黄。展开看内容极为特殊:“曹生指我四绝碑”寥寥数字,语焉不详。落款丙戌秋紫栋书。

紫栋姓吴,香港书家,为晚清福建最后一位状元吴鲁四世孙。十年前,因采访吴鲁后人文革期间被抄查的岳飞正气砚,结识吴鲁五世孙吴绶育,后经绶育介绍结识了吴紫栋先生。

丙戌端阳,紫栋赠我一本刚出版的书法集。当天闲聊时,我无意间透露,培田古民居有块碑文为吴鲁所书,欧楷模样,书法精绝。

不久,紫栋驱车数百里,专程从泉州赶到培田寻找先祖遗墨。

返泉州后,紫栋赠我行书条幅:“曹生指我四绝碑”。然令人深感纳闷是一块石碑何以冠名“四绝”呢?

那其实是五亭公的一块墓表。五亭公乃晚清培田进士吴拔桢之父。墓表为刑部主事李英华撰写。细读通篇气势连贯,叙事生动,娓娓道来如话家常,文字朴白精准,行文言简意赅,文彩斐然。实属可读性强之人物传记佳作,全文八百余字,短小精悍,值得后人传颂与借鉴,是其一绝。

书写者吴鲁状元不仅是晚清教育家、诗人,还是一代书法大家,曾官居二品资政大夫。吴鲁著述颇丰,有《百哀诗》等近十种刊行于世。其小楷取法欧信本,大字得益颜鲁公,笔力雄健、气韵脱俗。昔日实行科举制度,“广阁体”曾风靡一时,书坛呈现千人一面之积弊,而吴鲁书法却能脱颖而出,人尊之为“吴书”。其实在中状元前,“吴书”已名满京城。江春霖御史称其“书法精绝、名噪都下。”旷世奇才弘一大师对其肃然起敬,赞日:“吴肃堂书法能名副其实,端庄肃正可宝也。”八百余小楷、字字珠肌,书法精妙,此为二绝。

贵恒其时已是一品大员刑部尚书,分管全国公检法司。他是满洲镶白旗,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官衔都很高。贵恒篆额,线如曲铁,结字严谨而存大家法度,气息高古颇具金石气,足见其功力深厚,此为三绝。

高学鸿为琉璃厂名雕师,其名如雷贯耳,求镌者众。字虽小如末指,却一丝不苟,刀法凌厉,功夫精湛,镌刻效果几近原作,合而称之是为“四绝”。

古人如有预见,当时花二百余银两,请人拓印千份,当字帖于坊间流传,足见时人早已视若珍宝,惜今拓印件已一纸难求。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处旅游开发期,培田虽为保存较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但鲜为外人所知,至于“都阃府”那块墓表,更是知之者寡。

乙亥年秋,首届南山书院笔会在培田召开。东道主吴美熙先生提及状元吴鲁,那时大家对吴鲁还很陌生,墓表中其他人更是闻所未闻。它隐藏于南瓜棚里,被枯藤败叶和瓜架所遮挡,周遭结满蜘网。吴先生用手拨开枯萎的瓜叶,将头探进瓜棚内,有些碎叶便轻轻掉落到他头顶。

当他回过头正欲讲解此碑时,却发现尾随的文友已经走远。当自已的热情并没能得到相应回响时,料想他内心是灰暗冰凉的。

此后,我曾多次陪客人参观培田古民居。每次我都要将客人带到“都阃府”瞻仰“四绝”碑,向客人详尽解说碑文里的人物及内容。客人听后无不肃然起敬,啧啧称绝。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