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地要闻 > 社会民生
连城县南窠村:坚持80多年的“红军祭”
文章来源:闽西新闻网     作者:邹善水     发布时间:2017-03-14    【字体:
       3月9日,农历二月十二。仅35户171人口的连城县朋口镇上莒村南窠(kē)自然村,在举行一个沿续了80多年的习俗——“祭悼红军英烈”。

当日清早,村民抬着一头大猪到“红军祠”举行“祭红”仪式,尓后,村民分别到村里詹登源、詹远生、詹松生3位本村烈士墓举行传统祭悼。

“南窠村是个原有70余户350多人口的山区村。在1934年一场血与火的特殊战役洗劫后,仅剩53人......。所以,在农历二月十二祭悼红军英烈,是爷爷一辈人确定的特殊日子。”村民詹堂清说。

史料记载,1934年秋,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进入最艰难的阶段。国民党50万军队向中央苏区推进。连城与长汀交界南北长80多里东西30多里的松毛岭,成了中央苏区东线最后的屏障。当年7月到9月,红军与国民党军队在松毛岭群山一带进行了朋口战役(朋口进攻战)、温坊战斗(温坊袭击战)和松毛岭战役(松毛岭阻击战)。其中,温坊战斗是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唯一的一次大胜仗。

1934年9月下旬,中央红军的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和连城、长汀地方武装人员在松毛岭上进行了7天7夜的阻击战,终因弹尽粮绝,撤出战斗。但松毛岭战役和朋口战役、温坊战斗前后历时近三个月,滞延了国民党军“围剿”中央苏区和占领瑞金的进程,为中央红军战略转移进行长征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成为红军长征前在闽最后一战。

如今,战争的硝烟早已远去。红军战士的忠骨也已永远地安放在松毛岭上。八十多年来,连城县宣和、朋口等乡镇的群众默默无私地用行动保护战争遗址,缅怀无名英灵,弘扬红军精神。近些年,连城县保卫中央苏区战地遗址保护协会项永生、曾海泉、马卡毅、黄润通等100多位会员们默默无闻地寻找、搜集、挖掘出松毛岭红军战地遗址上当年红军誓死保卫中央苏区而阻击敌人的一条条战壕、一个个碉堡、一座座红军住过的民屋、一个又一个老区群众无私支援红军作战的动人故事。保护遗址的人日渐多了起来。他们不图什么,只为心中一个小小心愿:让松毛岭战役遗址能得到应有的传承、保护和开发,慰藉在松毛岭战役中牺牲的万名无名先烈。

南窠村就是一处鲜为人知的“红军村”。詹堂清回忆说,听爷爷讲,南窠村当年有70余户350多詹姓人口。1934年9月,投入松毛岭作战的国民党军第36师、第87师、第88师为第一批装备德械装备的部队,属于国民党中央军最精锐部队。中秋节,战斗打响,为配合松毛岭战役,南窠村苏维埃政府发动100多位青壮年去挖战壕、抬伤员、运物资、送茶饭。当时是“家家无闲人,户户无门板”,门板都卸掉作了担架,为保卫苏维埃尽一份力量。红军与敌人展开了空前激烈的战斗、枪声、手榴弹和炸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喊杀声响彻云霄,鏖战整日,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据守的阵地巍然屹立。南窠村的老人、妇女、少年把村里的几口水井、池塘的水都勺光,送到村后山作战的红军阵地,抬着一批又一批的重伤员回村里,村民把自已的衣服、门帘、被单撕成条为重伤红军包扎伤口。村里到处是牺牲了的红军尸体。红军撤退转移后,国军为其死亡士兵收尸,又进村点火烧村民房屋,等这帮国军离开,躲在山上的52位村民夜晩才悄悄返村灭火。次日连续近一个月时间草草掩埋红军遗体。后来,全村整天飘荡着尸臭,胆大的青壮年逐步火化了红军遗骸。并定毎年清明节前的农历二月十二日,在红军住过的詹氏张旻公祠杀猪祭悼红军英烈。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